<ruby id="m8i5x"></ruby>
<tbody id="m8i5x"><pre id="m8i5x"></pre></tbody>
<th id="m8i5x"><u id="m8i5x"></u></th>
  • <rp id="m8i5x"></rp><rp id="m8i5x"></rp>
        <em id="m8i5x"><acronym id="m8i5x"><input id="m8i5x"></input></acronym></em>

        論移動社交媒介的文化特征

        吳兵

        2018年10月18日09:22  來源:今傳媒
         

        社會關系是人們在物質生產和精神生產過程中產生、發展和建立起來的人與人之間的關系。由于社會的人際關系必須依賴某種媒介來實現個體之間的交往,因此,媒介在社會中的運用和普及程度直接影響著媒介文化的形態。畢竟媒介“文化的特征,主要取決于在該文化中,偏重使用某種或某些媒介的人的比例。”[1]不同的媒介以不同的傳播方式、傳播語言、傳播渠道對社會溝通、聯系、理解、流傳、制約產生不同的影響,并因此形成不同的媒介文化形態:印刷媒介造就了數千年的印刷媒介的文化,并由此促興了工業革命后真正意義的大眾媒介文化; 電子媒介導致視聽覺為主導的電子媒介文化的盛行。當前,以手機為代表的移動媒介已經成為社會交往最主要的媒介。移動媒介將社會不同的人納入到不同的強、弱關系群里,結成不同類型的虛擬社群,并日益模糊人們工作和生活的時空界限,它在改變傳統媒介生態的同時,也形成了移動社交媒介特有的文化特征。

        一、技術圖譜不斷改變移動社交媒介的文化生態

        從人類傳播發展史看,媒介技術在不斷實現對人體延伸的同時,也不斷促使社會交往方式的改變以及媒介文化環境的更迭,即媒介技術不僅在改變傳播形態方面起著決定性作用,同時在匹配、改造相應的媒介文化生態上也起著引領性作用。當下,移動技術突破了有線網絡對使用地點的限制,真正構建起Anyone(任何人)、Anything(任何事)、Anytime(任何時間)、Anywhere(任何地點)、Anyway(任意方式)的“5A”傳播、溝通、交流、共享的媒介文化生態。這其中,無線網絡WN(Wireless network)、移動終端MT(Mobile terminal)、操作系統OS(Operating system)已經成為影響和改變移動傳播生態的三大關鍵技術要素,同時也成為影響移動社交媒介文化生態變更的技術主導力量。操作系統的每一次提升為人們的社會交往提供了更加便利的、更加智能的人機對話語言,并繼而演化為人與人之間更加便利的社交語言,而操作系統技術的提升也使其對第三方軟件更加兼容,使更多的移動APP成為人們社交過程中的重要橋梁,為人們廣泛的社交需求提供了便利;手機硬件性能的不斷進步,使大屏移動終端、高清屏幕、高清攝像、高內存及高性能CPU成為可能,為基于特定信息載體形式的文字社交、音頻社交、視頻社交、圖片社交提供更好的技術支持,而移動網絡寬帶技術更是直接影響移動傳播行為及時快捷程度最重要的技術力量。顯然,無線網絡、移動終端、操作系統構成的“WONTSM”移動時代的技術圖譜,正不斷推動著社交媒介生態的更新。

        二、網絡環境催生了多元的移動社交媒介文化語境

        語境,是言語環境的簡稱,指可能對言語活動產生影響的諸多元素,如時間、地點、語言習慣、文化習俗、情景等。這些因素或顯現為話語中的上下文或潛在于話語之外的主客觀情景之中。英國文化學者愛德華·T·霍爾將人類的傳播(社交)語境分為高語境和低語境兩類,其分類相似于加拿大傳播學者麥克盧漢的熱媒介、冷媒介。霍爾認為,不同語境下文化傳播方式不同。高語境傳播意味著傳播信息的大多數內容往往以特定語境出現,而很少以看似清晰方式存在于信息本身,對于那些已經將這種特定語境內化于自身的受眾而言,信息真實意義能被輕易理解,而不具有這種特定語境的受眾則需要深度參與才能真正知曉信息的真實涵義。相對高語境而言,低語境傳播往往以通俗、流行、直觀的方式表達內容,其傳播重在信息本身而無言外之義。

        盡管傳統大眾媒介以大眾交往橋梁的面目出現,但始終擺脫不了固有話語體系。在精英文化看來,大眾文化話語體系過于直觀、通俗、直白、淺顯,難以體現抽象的內涵和思想,因此,盡管高語境文化并不一定“以一種極端對立的姿態與大眾文化構成尖銳的沖突。”[2]但傳統大眾媒介的話語體系與普通大眾的話語體系確實存在較大的語境差異。移動社交媒介不僅改變了人類社會交往的方式,同時也改變了人類社會交往的語境,作為融合了高低傳播語境的移動社交媒介,自然會重塑人類文化傳播語境。目前,全國各類微信公眾賬號已達到1300多萬,且仍以每天15萬個的速長增長。由于微信用戶平均年齡只有26歲,977%的用戶在50歲以下,862%的用戶在18~36歲之間[3]。這意味移動社交媒介的主要群體是年輕的用戶,這些伴隨互聯網同時成長起來的“網絡原住民”,不僅具有網上弱關系連接活躍、移動社交頻繁,話語表達積極且語言創新能力強等特點,而且也是移動社交媒介其他資源的主要消費者,因此,也自然成為移動社交平臺的主要爭奪對象。為此,移動社交平臺的傳播者力圖在保持原有高語境的同時,也主動采用短小、淺顯、直白的網絡流行語言,以其形成高低兼容的文化語境。盡管為迎合年輕群體而使用了一些格調不夠高雅、品位相對較低的“火星文”,但也可以看出,這種高語境與低語境彼此滲透下的大匯合、大循環,不僅大大提升了人類社交交往的親和力,而且也豐富了移動社交媒介的文化語境。

        (責編:宋心蕊、趙光霞)

        推薦閱讀

        人民日報創刊70周年
  70年,25541期,25541個日夜,人民日報與黨和人民風雨兼程、一路相伴,一同走過革命、建設和改革的崢嶸歲月,一起走進更加昂揚的新時代。
【詳細】人民日報創刊70周年   70年,25541期,25541個日夜,人民日報與黨和人民風雨兼程、一路相伴,一同走過革命、建設和改革的崢嶸歲月,一起走進更加昂揚的新時代。 【詳細】

        2018(第三屆)全國黨報網站高峰論壇
  2018(第三屆)全國黨報網站高峰論壇暨全國黨報網站總編輯看天津活動6月20日在天津市舉行,主題為“媒體融合:宣傳新時代 擁抱新時代”。
【詳細】2018(第三屆)全國黨報網站高峰論壇   2018(第三屆)全國黨報網站高峰論壇暨全國黨報網站總編輯看天津活動6月20日在天津市舉行,主題為“媒體融合:宣傳新時代 擁抱新時代”。 【詳細】

        欧美大香蕉伊人75欧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