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bspya"></tt>

  1. <wbr id="bspya"></wbr>
    <source id="bspya"><noframes id="bspya"></noframes></source>

    1. 馬克思主義新聞觀教學的現實指向

      陳信凌

      2019年06月12日14:47  
       

      來源:《青年記者》2019年3月上

      在我們的常規語境里,馬克思主義新聞觀既是一個博大精深的完整的觀念體系,又是一個與時俱進的動態的理論工程。概而言之,是指馬克思主義對于新聞傳播現象與活動的總體看法,它是馬克思主義的世界觀、人生觀和價值觀在新聞傳播領域的反映和體現。在其形成過程中,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篳路藍縷,導夫先路。中國共產黨不同時代的領導人繼往開來,各有創獲。

      高校的新聞傳播學科具有顯著的意識形態屬性,在其人才培養體系中,馬克思主義新聞觀教育是其中的靈魂部分。2013年12月,中央宣傳部與教育部以“中宣發【2013】34號”文件的形式,聯合下發了《關于地方黨委宣傳部門與高等學校共建新聞學院的意見》,明確提出開展部校共建新聞傳播學院工作,抓牢抓實馬克思主義新聞觀教育,確立馬克思主義思想在新聞傳播教育中的指導性地位。黨的十九大將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確立為中國共產黨必須長期堅持的指導思想。作為十九大一項重要的成果,這項決議不僅是應對現在而且更指向未來,其必要性與重要性顯而易見。其中,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同志圍繞著新聞輿論工作的一系列根本性、戰略性、全局性命題,提出了一整套兼具現實指導性與學理創新性的闡述與論斷,體現了馬克思主義新聞觀的最新發展高度和水平,應該是當前高校新聞傳播學類專業馬克思主義新聞觀教育的重要內容。

      做好馬克思主義新聞觀教育工作,在當前應該把重點放在習近平關于新聞輿論工作重要論述的講授與傳播上。對于如何開展并且持續推進這項工作,我們進行了初步的思考與嘗試。“進課堂”“進教材”“進頭腦”常常被人們相提并論,這其實并不意味著它們是同一等量級的任務。“進課堂”“進教材”并不難,這只是形式與手段;關鍵是“進頭腦”,因為這才是目的和成效。那么,在馬克思主義新聞觀教育中怎樣才能做到“進頭腦”有實效?我認為至少應該解決好以下四個問題。

      解決方向模糊的問題

      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新聞輿論工作座談會講話中指出:“新聞院系教學方向和教學質量如何,在很大程度上決定著新聞輿論工作隊伍素質。”他把新聞輿論隊伍的素質直接與高校新聞院系的教學方向與教學質量聯系在一起,而且首先提到的就是教學方向。在同一語境中,習總書記強調要深入開展馬克思主義新聞觀教育,要加快培養造就一支政治堅定、業務精湛、作風優良、黨和人民放心的新聞輿論工作隊伍。很顯然,要抓牢抓實新聞傳播學科的辦學方向,其核心工作就是確立馬克思主義思想在新聞傳播教育中的指導性地位。只有這樣,才能確保培養出“為我所需、為我所用”的新聞傳播人才。

      新聞傳播學是一個實踐性與操作性很強的學科,這個特點很容易把教育者與受教育者的注意力引向技術層面。實際上,新聞采訪、寫作、拍攝、編輯、評論、播出等純操作性的業務課程,就占據了新聞傳播學科類專業課程體系的很大比重。沉浸在這樣的新聞技術層面中,很容易忽略專業本身的價值取向。尤其是一些傳播較為廣泛的西方新聞理念,諸如:新聞自由、新聞的客觀性與均衡性、新聞獨立性、價值中立等,它們在表層上似乎是很中性的學術用語,實際上其內在含蘊非常深潛,而在不同的層次上呈現出不同的面向,其深層意旨就是主張取消新聞的方向性。具體來說,就是淡化或者否定新聞工作者的基本立場、態度與傾向。這一整套理論表述雖然滋長于歐美的土壤,但是它們往往以普適性的姿態出現,因而對我們有較大的欺騙性與影響力。

      鑒于以上的情況,我們充分認識到對學生進行馬克思主義新聞觀教育的迫切性與重要性,并且進一步突出馬克思主義思想在新聞人才培養中的核心地位。把新聞輿論的黨性原則和以人民為中心的工作導向向學生講深說透,不斷解決好“為了誰、依靠誰、我是誰”這個根本命題,以達到培養造就一批“政治堅定、業務精湛、作風優良、黨和人民放心”的新聞輿論工作者的目標。

      解決“檻內教學”的問題

      馬克思主義新聞觀是一個系統完整、邏輯嚴密、特色鮮明的觀念體系,通常的教育形式自然是通過理論講授來實現的。不過,如果我們的教育在此止步,也就是說讓這種專題教育停留在理論的門檻之內,完全體現出的是“檻內教學”流程,其效果肯定是比較有限的。我們當然不能否認這種理論講授的價值,它可以引導學生對理論產生興趣,并由此對理論展開深入研究與傳播。但是,新聞傳播學從根本上說是一門實踐性學科,開展馬克思主義新聞觀教育的目的,就是要讓學生理解相關理念,并且能夠在實踐中貫徹落實這些理念。有鑒于此,我們認為應該把理論的教育從課堂與教材中延伸出來,擴展到社會與實踐層面。

      在實際教學過程中,為了克服“檻內教學”的有限性,我們一方面充分發揮了“部校共建”的機制,與省委宣傳部及省內主要媒體共建了管理機構、精品課程、骨干隊伍、實習基地、研究智庫等,在共建框架中邀請本省新聞宣傳系統的負責人、新聞媒介的專家向學生講述新聞傳播的最新發展狀態、特征與趨勢,引導學生自覺做當代中國改革發展的參與者、見證者、記錄者、推動者;另一方面則為學生創造在基層實踐與體驗的機會,我們特別在原中央蘇區的核心區域贛州市的瑞金與寧都設立社會實踐基地,在寒暑假期安排學生前去開展體驗性社會實踐。本項活動的時間一般在兩周到三周,內容是體驗老區常態生活,并在專業視野下開展一系列考察與調研活動。要求體現“三貼近”精神,提倡與當地群眾同吃、同住、同勞動。特別注意引導學生細心感受時代的洪流與脈動在當地的感應與回響,體會新聞傳播在基層的落地軌跡與影響效應。

      解決“現時教學”的問題

      馬克思主義新聞觀教育的常態是教師圍繞現編的教材展開,至多聯系當前新聞傳播理論與實踐的案例。其主要的特點是整體上把教學過程的時態設定為現在進行時,因此可以稱為“現時教學”。這種“現時”的教學形態由于缺乏縱深感與立體性,成效終究是不太理想的。

      馬克思主義新聞觀是一個與時俱進的動態的理論工程。在其整體架構中,體現了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的理論智慧,也包含中國共產黨不同時代的領導人的杰出貢獻。在媒體格局、輿論生態與傳播技術發生根本性變化的今天,習近平總書記把馬克思主義新聞觀引入了一個新的發展階段,其相關論述成了馬克思主義新聞觀最新的發展成果。顯而易見,這個理論框架不是憑空出現的,它是馬克思主義新聞觀長期演進發展的結晶,與此前的思想資源有著源流的關系。在講授馬克思主義新聞觀時,如果只專注于此刻與現時,很難深刻闡釋出其重大的現實意義與深遠的理論價值。

      我們在進行馬克思主義新聞觀教育時,特別強調放在馬克思主義新聞觀漫長的發展演進過程的軌跡中展開,同時還注重聯系本院學術研究優勢領域進行闡述。中央蘇區的新聞事業是我們黨在馬克思主義理論引導下,開展的最早的有組織、有系統、有規模的新聞輿論工作,也是我們學院特色優勢研究領域。我們的研究團隊在該研究領域獲得了國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標項目、重點項目、一般項目以及省級相關項目多個,研究成果被評價為“特色濃、分量重、水準高”。依托這些研究成果,我們編寫相關特色教材并進行系統講授,使馬克思主義新聞觀教育更具縱深感和立體性。

      解決“無我教育”的問題

      所謂“無我教育”,這里指的是一種純粹的程序化、機械化的教學狀態,主要特點是不帶上一絲特定教育者與接受者的氣息與心性。在這樣的一種教學狀態下,教育者成了理論簡單的搬運工,接受者則變為理論的容器。與“無我教育”相對應的是“有我教育”,它強調教學過程除了教育者、接受者、教學內容、教學方式等要素以外,還有教育氛圍與教育情境是必不可少的。教育氛圍與教育情境凸顯這樣的一些特質:是在此地的講授,是我們的老師在講解,是我們的學生在接受。那么,教育機構的辦學傳統與組織文化一定會在教學過程中得到充分反映與體現。只有這樣,才能形成一種有生氣、接地氣的教育范型。

      在進行馬克思主義新聞觀教育的過程中,我們嘗試采用了“有我教育”的理念。具體來說,我們在向學生講授與傳播馬克思主義新聞觀時,有意識引導師生重溫學院的辦學歷史,依托自身的教育經驗。我院前身是江西大學新聞系,創辦于1958年6月,是1949年后國內開辦的第三個新聞學高等教育辦學點。首任系主任是新華社延安時期的老記者于生,他認為一個社會主義時期的新聞工作者,必須具備兩個基本條件:一是要有較好的政治素質;二是要有較高的新聞理論素養。為此,他要求在教學內容上除了常規的課程體系以外,把《毛澤東選集》當作必修。此外,還利用勞動鍛煉與社會實踐等各種機會,培養學生的工作作風與工作紀律。我們前四屆的畢業生有一大批進入北京的重要媒體,他們當年進入京城的典型形象是:卷著衣袖,挽起褲腿,一根毛竹扁擔挑上兩件行李;共同的特征是:立場堅定,嚴守紀律,作風樸素,工作勤懇。他們給京城媒體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1993年,我院的名譽教授、新華社已故原社長穆青來學校講學,他對我們說:“你們的畢業生不改老區的傳統,使用起來很放心,他們大多成了新華社的骨干。”由于我們的“有我教育”充分調動了自身的傳統和經驗,學生感到可親可信,很快就進入了老師設定的教學情境中。

      我們在開展馬克思主義新聞觀教育時,體現出了明確的現實指向。這種探索所取得的成效,雖然難以準確測定,不過學生們上交的一些學習心得在一定程度上能反映出學習效果。有位學生在總結報告中表示:通過在寧都的體驗,零距離接觸了當地的一些人與事,心中往往會涌上一種不可名狀的激動,使自己對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樹立以人民為中心的工作導向,“多宣傳報道人民群眾的偉大奮斗和火熱生活,多宣傳報道人民群眾中涌現出來的先進典型和感人事跡”的論述,有了更深切的認識。還有學生談道:新聞傳播有多種功能,這在理論上沒有錯,但我們應該再加上一句話,不同的功能是可以分出次第高下的,利用新聞傳播來關注基層群眾的生活,推動經濟發展與社會進步,肯定要比現在一些媒體一味追求帶給受眾簡單的感官享受更值得提倡與鼓勵。經過教育之后學生們收獲的這些真感受真體認,是單純的課堂教學難以達到的。

      (作者為南昌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院長、博士生導師)

      (責編:趙光霞、宋心蕊)

      推薦閱讀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巖等與會并致辭。
【詳細】“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巖等與會并致辭。 【詳細】

      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于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于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

      欧美大香蕉伊人75欧美